ag黄金城

日期: 2019-09-02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不抛弃不放弃

徐守军(数学与统计学院教授)

“不抛弃,不放弃”,这是2007年一部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一句台词。2007年,绝大多数新生同学只有六七岁左右,对这部电视剧和这句话可能都不太熟悉,但今天我要讲的,是发生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身边的一个“不抛弃,不放弃”的故事。

谢炎廷,生于1992年9月,甘肃兰州人,目前是数学与统计学院一位没有学籍的旁听“博士生”,由我担任他的指导教师,全部故事源于他是一位严重的脑瘫患者。

在他11个月大的时候被检查出患有脑瘫,双手双脚和面部严重畸形,父母家人一直坚持给他治疗,治疗过程中他也没少受罪。渐渐地,他学会了趔趔趄趄走路、含含糊糊说话。尽管如此,到了上学的年纪,他依然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走进学校接受教育。

家人“不抛弃,不放弃”。谢炎廷的爷爷、父亲和母亲买回了教材,共同承担起了在家里给他讲授课程的任务,到初中以后配合上网络课程进行学习。就这样,谢炎廷在家里和同龄人一样同步学完了小学、初中、高中的全部课程,在此过程中,谢炎廷父亲去世,打击很沉重,但爷爷和妈妈对他的教育却一直没有停下来。2011年,谢炎廷参加了全国高考,无法正常握笔写字是谢炎廷答卷的最大障碍,他只能做选择题,尽管如此,所有科目选择题的总分为280分,他考了262分,其中数学一科的选择题为满分。262分,没有被任何一所大学录取。谢炎廷向母亲表达了想上大学的强烈愿望,在母亲的努力下联系到了我校数学与统计学院,在2011级新生的班上开始了旁听上“本科”的日子。大一到大三在榆中校区,由于生活不能自理,其母亲需在榆中校区租房陪谢炎廷上学;大四搬到了城关校区,其母亲便开始留意学校周围的房子为他将来继续旁听研究生课程做准备。

谢炎廷自己也“不抛弃,不放弃”。在榆中校区的时候,从教学楼到图书馆,别人走五六分钟的路程,他要踉踉跄跄走半个多小时,还要爬上几十级的台阶,走得满头大汗,但课余他最喜欢做的事依然是到图书馆看书学习;上课没法记笔记做演算,只能用眼睛看、用脑子记、用脑子算,他便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讲课,听不懂的地方他便自己反复看书理解;课后不方便去卫生间,他便调整好生活规律,确保在课间不用离开座位;用电脑打字,别人1个小时就能打完的内容,他用“一指禅”需要打一到两天才能完成;在家里学习的时候,能从早上起床坐到书桌旁一直持续到晚上睡觉;诸如此类。谢炎廷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修完了正规本科生毕业所要求的全部课程和学分、包括英语口语,顺利“本科毕业”,之后便开始跟着我读“硕士”、参加了“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于2018年9月开始读“博士”。这期间,谢炎廷除了2次感冒请假,再没有缺过一次课,这才有了“硕士毕业答辩”得到答辩委员会专家“中上水平”的一致评价、以第一作者发表学术论文2篇(其中一篇为SCI论文)等喜人的成绩。

故事到这儿就基本讲完了。

谢炎廷之所以能克服重重困难,做到了在很多人心目中“不可能”的事情,在我看来,概括说是他及他的家人始终“不抛弃,不放弃”,具体来讲就是他家人的责任心使然,他们想让谢炎廷有一技之长、将来能够自食其力的责任心;是他自己的责任心使然,他想让自己有所作为、不想让自己将来成为社会负累的责任心;是他家人的感恩之心使然,无论谢炎廷身体状况如何,在家人心中孩子始终是上天的馈赠,是必须为之努力和付出的;是他自己的感恩之心使然,他不想让为他操碎了心的家人的心血付之东流,不想让曾经帮助过他的老师同学失望。

现在无论说是自强不息也好,还是毅力顽强也罢,无论说是乐观向上也好,还是积极好学也罢,对谢炎廷而言,他的“大学”是没有荒废掉的,是一个有意义的过程,是实现了大学的教育目的的。

回归到各位身上。

诚然,大学阶段是人生发展的最为关键的时期,几乎可以说是未来生活的分水岭。对绝大部分同学来说,进入大学意味着你的生活从家人为你做主过渡到了自己做主、从你只操心学习过渡到了需要操心自己的一切事情、从相对不自由过渡到了相对自由、从社会关系简单过渡到了社会关系复杂,等等,有很多这样的变化,其中有些变化是循序渐进的,有些变化却是骤然发生的。我们希望每位同学在大学毕业以后,尤其是工作多年、生活基本稳定下来以后,回过头来再看自己的大学生活,没有太多的遗憾。那么,如何渡过一个有意义的大学,我想浅谈以下几点:

第一,合理支配时间。建议同学们在调整、适应的过程中,将大部分时间用在课程学习上。每学期上课时间仅17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老师要完成一门课,上课进度快,课程前后连贯性又强,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自律性差、平时在家长监督下被动学习的新生,一旦放任自己,课程内容理解差,失去对该课程的兴趣,四个多月后挂科在所难免(没有学分),挂科记录归入个人档案,这将直接影响你的保研、考研、出国及工作等事项。每个学科开设课程都是结合学科特点按照教学计划开展的,一般都经过了多年的实践验证,不要以课程设置不合理及老师水平不高等借口给自己不学或厌学找台阶下,任何事情都要靠成年的你。我记得我上大学时期,当时还是八个人一个宿舍,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后,其中一个宿舍3个学生退学(当时的政策是:获得学分不足所修课程学分三分之一,退学,取消学籍),主要原因就是从高中到大学阶段转换较慢,没有合理支配好自己时间。

第二,常常换位思考。进入大学,无论是在教室、图书馆学习,还是在宿舍住宿,这都属于公共区域,在学习生活过程中都要多考虑别人的感受,多想想自己这么做有没有给别人带来不快。比如自己喜爱晚上挑灯夜读,那就要考虑是不是会影响别人休息?比如自己在教室吃早点,就要考虑较重的味道和嘈杂的声音是否会影响别人学习?比如在自习场所小声交谈或接打电话,就要考虑是否会干扰别人思路?诸如此类。多一点换位思考,多一点遵守规则,不仅是尊人更是自尊,带来的不仅是舒适的学习生活环境,更是自身愉悦的心情。心情愉悦自然学习愉快,这就会形成良性循环。

第三,坚持运动锻炼。运动的好处我想不用我再过多赘述。长期以来我基本坚持每周中长跑一到两次、每次一个小时左右,周末空闲时间还会爬山。锻炼期间感受不到什么,但一旦偶有特殊情况(诸如寒暑假)暂时中断,后果就立马显像出来了:做事注意力不集中,不够自信,精神萎靡不振,心态不够平和,等等。而一旦恢复锻炼,这种状态逐渐就消失了。

第四,“吾日三省吾身”。无论是前一个月、还是前一周、哪怕是前一秒发生的事,就此刻来讲都是过往,常常回看来时路,有助于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及时扬长避短。就我个人而言,每次在做完比较重大的工作之后,例如研究生招生工作、承办重要的学术会议等等,我都会及时总结这一过程,尤其是反思其中不太合理的安排或存在的其他问题并做好记录,为下一次同样或类似的工作做好准备。这样长期积累下来,我们的工作肯定会朝着越来越合理、越来越便利、越来越高效的方向发展。建议同学们睡前躺在床上或者静下心来发呆的时候,想想哪门课学得比较吃力?分析原因,找到提高学习效果的办法;想想在与同学朋友交往的过程中有哪些方面可以再提高?等等。

总之,大学阶段不仅仅是学习的过程,更重要的是人格塑造、性格和习惯的养成阶段,对人生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希望大家珍惜这段时间,用好这段时间,撬动自己的理想之门。

榆中校区:青春呼啸而过

杨许波(文学院讲师)

2001年9月,我独自背着行囊来到遥远的兰州,成为了兰州大学榆中校区的第一届学生。

那时,除了新建的教学楼,其他都是兰空的旧建筑,3000多学生分布在25栋三层的宿舍楼中,女生在东区,男生在西区。中文系和其他几个文科院系的女生在教学楼东面的8号楼,据说每天楼下面总会有许多痴情的男生在等待。

那时,自习室中总是空空荡荡,周末的校园经常冷冷清清,购物只能去学而超市,劳动课大多是上萃英山修路栽树。

大学与高中有许多不同,班级没有了固定的教室,自己也没有固定的座位,家长与老师不会再紧紧盯着每天的学习,不用每天看课本与教辅材料,不用没完没了地为了应试做题,课表不再被课程填满,这突如其来的空闲时间让人有些自由的不知所措。

因为有几门课程在教学楼A101上课,晚上班里就有同学去那里上自习。大一时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每天晚上在A101那间教室,伴着其他同学的翻书声与笔尖写在纸上的沙沙声,惬意地翻看着自己喜欢的书。

随着02、03级学生入学,校区开始热闹了起来。西北面新建的六层宿舍楼投入使用,学而超市之外,网球场西北面开了田田兴超市,后市场慢慢兴隆,东墙外的商业一条街也开始繁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早读成了我每天最期待与享受的事情。刚开始,我在教学楼大厅与闻欣堂前的小操场,但是这些地方早读的同学比较集中,会令人想起高中时全班一起早读的聒耳,于是,我开始到处寻找榆中校区中其他适合的地方。每天早晨七点,在校园广播声中醒来后,我就抱着书本出门,东区羽毛球场、隆基大道东段、和谐园、学术交流中心等都是我早读喜欢去的地方。与大多数同学早读以英语为主不同,我还会背一些经典的古典诗词。读诵之暇,偶尔抬头望望远处的萃英山,低头看看身旁的花草树木,真有一种“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的感觉。

然而,时光终究不肯停歇。2004年暑假过完,我们就要搬到兰州市的一分部校区。在意识到快要离开这里时,我们开始变得依依不舍,每天早上到萃英山脚下读书,一次又一次地爬上萃英山,坐在山顶看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到了兰州,时间好像一下加快了脚步。大四一年,匆匆忙忙,同学们更加想念榆中校区,仿佛我们的青春只属于那里。毕业前,班里出了一个纪念文集,每人写一篇文章,文集定名《青春呼啸而过》。大家相约去榆中校区的新操场上踢了最后一场球,之后,青春开始散场。

在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同学后,我开始了研究生生活。在一天天的忙与盲中,总会时不时地想起宁静的榆中校区,想起雨中的萃英山。虽然离开了,但是榆中校区始终停留在同学们的惦念中,每次和他们打电话,总是会说什么时候一起回去看看。

同学们没有回来,我却离开了兰州。南京读博三年,每天上网都会习惯性地点开兰大网页,浏览学校的新闻,每当看到学校取得一些成绩,有一些发展,心里总是非常高兴。当然,思念更多的还是榆中校区,这里的点点滴滴总会不时在心头涌起。百年校庆时守着电脑看直播,镜头中的宿舍楼、操场、萃英山,每个画面都令人激动。

初回母校任教时,又一次坐车到榆中校区,一切都感觉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站在以前经常上课学习的教室,面对着未曾谋面但却感觉十分亲切的学弟学妹,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

这显然不是梦。离开六年之后,我又走进了榆中校区的教室,只不过这次,角色有了变化。走在校园里,看着绿荫道上行走的莘莘学子,我彷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工作之后,榆中校区的印象开始变得简单。坐车去上课,最深切的感受莫过于澄澈的蓝天,大朵的白云。这里没有嘈杂的噪音、熙攘的人群、拥挤的马路、不息的车流,有的只是安静从容。这里确实是读书的好地方,本科刚入校时教学楼前悬挂着的条幅 “山色横侵遮不住,明月千里好读书”应该说很好地体现了榆中校区的精神。

由于身份的不同,再看榆中校区时,比以前也多了些思考。因为远离市区,虽然随着交通、信息的发达,生活的不便有所改善,师生的交流有所增多,但还远远不够。幸而,随着去年学校对榆中校区定位的变化,未来几年这里将得到高速发展,大部分学院包括研究生会搬到这里,很多老师也会在这里工作、生活,师生交流难的问题将不复存在。

作为第一届入住榆中校区的学生,很幸运能再回到这里工作。榆中校区见证了我的成长,我也看到了榆中校区十八年来一步步地发展。

忆往昔是为了更好地向前看。前方的路还很长,但不管雨雪阴晴,榆中校区会陪着我们一直走下去。

实现大学中的自我成长

李月娥(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

工作这么多年来,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担任班主任期间接触的孩子们。给同学们讲讲两个孩子的故事吧。

一位是魏雨娟,来自甘肃农村,初入学时留着短发,懵懂的眼神里写满了对大学生活的期待。短暂的接触可以看出是个热心的孩子,于是我鼓励她进入班委。因为普通话不是很标准,说话也有些磕磕绊绊,短暂的自我介绍和集体投票后,她勉强担任班里的生活委员。一年中,魏雨娟配合班长高硕圆完成了班里各种大小事务的处理,同时在学习方面对自己要求也比较高,以优异的成绩升入大二,并分专业到通信工程一班,我继续做她的班主任。大一一年中她的工作表现深得人心,竞选班长时几乎所有以前班级的同学都投了她的票,虽然最终未能当选班长,但她落落大方的演讲,眼神中流露出的自信已经肯定了她所付出的一切。

讲到这里我想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因为从小地方出来,大一的我一直是一个透明般的存在,不参加学生会和任何其它学生组织,和班上同学不怎么交流,有任何晚会也不参加,最害怕的事就是在别人面前说话,那些抛头露面的事在当时都与我无关。但是大二的第一学期,我因为成绩优异当上了学委,配合班长处理班上事务。也是因为这个开始和班上的同学渐渐有了交流,特别是男生,当时生怕自己做不好,做每一件事情都尽力做到最好。付出终有回报,终于,我可以与每位同学大方交流,公众场合说话时也不再胆怯。升入大四时居然有很多男同学称呼我为“娥姐”!回忆起我的大学生活,真的很感谢同学们那么包容我,让我一个不自信的女孩渐渐开朗起来,成长起来。

另外一位是我担任班主任期间的“学生副班主任”张俊伟。初印象,俊伟是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丝毫看不出他是来自父亲早逝的单亲家庭。在他的带领下,班级的氛围非常好,班委积极完成班级事务,班里气氛极其融洽,我们班成为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在各类学生活动和竞赛中喜获佳绩。同时,班里也成长出了一批如高硕圆、魏雨娟、钟睿云、董馨莹等优秀学生干部和副班主任,为新一级同学们服务。难能可贵的是,俊伟同学在做好各方面学生工作的同时,学习上也不落后。在我的 《电磁场与电磁波》课上,专心听讲,课后及时解决问题。在大二、大三分别主持校级和国家级创新创业项目,锻炼了自己的科研能力,并在创新创业大赛中屡获佳绩。因各科成绩优异,现已保送中国科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同学们,迷茫的不止你一个人,我们都一样经历着别人不能替代的成长,有些伤痛只能默默扛着。终有一天,你会笑着感激以前的苦痛。

加油,突破自我,融入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完成人生的蜕变!

(《兰州大学报》 2019年8月30日第11版迎新专刊)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许文艳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

黄金城网址